殷兴山:货币政策直达工具的探索与实践

2020-12-31 19:17 中国金融杂志
摘要:

2020年政府工作报告首次提出“创新直达实体经济的货币政策工具”。6月1日,人民银行公布了普惠小微企业贷款延期支持工具和信用贷款支持计划两项直达实体的新货币政策工具,着力提升货币政策“直达性”,强化对稳企业保就业的金融支撑。人民银行杭州中心支行(下称“人民银行杭州中支”)迅速贯彻落实、加强动员部署,分层次、有梯度、高质量地推进各项货币政策直达工具在浙江又快又好落地。同时,深入实施畅通货币政策传导渠道的“三项行动”,着力构建提升中央银行政策资金传导效率的“两项机制”,不断增强中央银行资金直达实体的政策效果,取得显著成效。

 

 

创新货币政策直达工具的重要意义

 

与传统货币政策工具相比,货币政策直达工具加大了对市场主体的定向扶持力度,更加注重直达性和精准性。但是货币政策直达工具并不意味着越过银行体系直达实体,货币政策的传导机制依旧是从中央银行到金融机构再到市场主体。所谓“直达”是指畅通货币政策传导渠道、缩短货币政策传导路径、增强货币政策工具对各类特定对象的定向扶持力度,更好发挥货币政策服务实体经济的作用。

 

其中,普惠小微企业贷款延期支持工具是对2020年2月份延期还本付息政策的延长和改进,具有以下几个特点:期限更长,最长可延至2021年3月底;力度更大,采取“应延尽延”原则,只要企业提出要求,并保持原来的抵押担保安排有效或提供替代安排,且承诺保持就业稳定,银行就应当予以办理;政策激励更有力度,人民银行对地方法人金融机构给予延期支付本金的1%作为激励。

 

小微企业信用贷款支持计划通过中央银行专用再贷款额度,购买符合宏观审慎要求且中央银行评级1~5级的地方法人银行新发放普惠小微信用贷款的40%,实际上是中央银行对符合条件的地方法人金融机构投放的普惠小微信用贷款按照40%的比例提供零成本资金,以此激励地方法人银行对小微企业信用贷款的投放力度,有效提高小微企业信贷可获得性。

 

从浙江的实践看,当前创新直达实体经济的货币政策工具具有重要现实意义。一是有力地支持了疫情防控与经济社会发展。货币政策直达工具有效带动了各项贷款的增长,帮助受疫情影响较大领域和行业渡过难关,解决企业资金周转、还本付息等困难,为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提供了强有力的支持。截至2020年9月末,浙江省各项贷款比年初增量相当于2019年全年的1.18倍。二是明显促进了信贷投放结构的优化,推动普惠小微贷款和信用贷款显著提升。2020年1~9月,浙江民营经济、小微企业和制造业贷款新增量分别是上年同期的2.2倍、2.2倍和2.4倍。

 

 

浙江推动货币政策直达实体经济的主要做法与经验

 

  • 货币政策直达工具的浙江实践

 

面对疫情冲击,落实货币政策直达工具是政治性、政策性和时效性都很强的工作,人民银行杭州中支第一时间部署,要求全省各级人民银行和相关金融机构讲政治讲大局,落实“一把手”负责制,组织动员全辖力量,在疫情防控的特殊时期,克服困难、勇担重任,以战时状态抢抓工作进度。截至2020年9月末,全省通过发放符合再贷款再贴现要求的优惠贷款,支持企业和农户26万余户;运用中央银行延期支持工具对19万户普惠小微企业实施延期还本;运用中央银行信用贷款支持计划向135万户普惠小微企业发放信用贷款。人民银行杭州中支在推动货币政策直达工具落地过程中,主要有以下四个方面的特点。一是行动快。第一时间抓落实,按日监测,按周通报、督导进度。二是责任实。全省各级人民银行和金融机构压实“一把手”负责制,成立专班、落实责任,建立横向到边、纵向到底的双线联动机制。省政府将该项工作纳入对地方政府考核,地方属地责任得到有效夯实。三是“多家抬”。推动省政府多次组织召开专题会议,建立省级层面跨部门协同工作机制。发展改革部门、经信部门、商务部门、农业农村部门、文化旅游部门等,梳理重点领域的企业清单提供给人民银行,有力推动银企对接;财政部门积极落实财政贴息政策。四是配套好。推动各地政府相继出台配套政策,如嘉兴市、绍兴市政府实施财政贴息政策,台州市信保基金向企业提供担保并减免担保费,湖州市财政对运用中央银行资金的金融机构给予贴息性奖励。

 

  • 构建货币政策直达实体的长效机制

 

货币政策直达工具发挥作用的关键要畅通货币政策传导渠道。近年来,浙江深入实施畅通货币政策传导渠道的“三项行动”,着力构建提升中央银行政策资金传导效率的“两项机制”,同时加强政策协同联动,使得中央银行资金直达实体的政策效果显著提升。

 

  • 深入实施“融资畅通”工程“三项行动”,畅通货币政策传导渠道

 

一是开展首贷户拓展专项行动,扩大中央银行资金直达实体的受益面。为解决小微企业首贷难题,人民银行杭州中支制定了首贷户统计规范,在全国省级层面率先出台《小微企业首贷考核办法》,从小微企业首贷户数和首贷金额两个方面建立指标体系,按月监测、按季通报、按年考核金融机构首贷户拓展情况。联合省市场监管局开展小微企业和个体工商户“首贷户拓展三年行动”,建立全省“小微企业无贷户名单”,组织金融机构与无贷户精准对接,着力扩大融资覆盖面。依托“中央银行浙江数字化平台”,实现“全量采数、自动匹配”,与征信系统、工商企业名录数据库等进行多维比对匹配,确保首贷户统计监测数据真实、准确。将金融机构年度考核结果纳入人民银行评价考核体系,与货币政策工具、金融市场工具使用挂钩,强化激励约束。2020年1~10月,全省有7.3万家从未获得过银行贷款的小微企业得到首贷支持,占全省小微企业存量贷款户数的24.2%。

 

二是开展“订单+清单对接”行动,提升金融支持外贸企业的精准性。人民银行杭州中支依托浙江省商务厅“订单+清单”监测预警系统,结合浙江省企业信用信息服务平台,积极推动“订单贷”产品和中央银行资金落地;会同省商务厅、财政厅出台《关于金融支持浙江省外贸稳定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确保受影响的外贸企业资金有保障,防止受疫情影响退出国际产业链。截至2020年11月1日,共为“订单+清单”系统中的1.8万家外贸企业授信8473.4亿元;全省金融机构已累计向其中9794家外贸企业发放贷款4300.7亿元。

 

三是开展民营企业债券融资行动,扩大直接融资比例,拓宽直达实体经济的渠道。人民银行杭州中支多次举办银行间市场服务实体经济推进会,大力推动担保增信模式在浙江落地,通过中债信用增进公司直接增信的方式,支持民营企业发债,优化企业融资结构。1~9月,全省企业债务融资工具发行3229亿元,同比增长49%。其中,民营企业债务融资工具发行518.3亿元,占全国的18%。截至9月末,浙江22家民营企业通过债券融资支持工具发行73个项目,累计支持发债342亿元,累计创设信用风险缓释凭证85亿元,分别占全国的41%和39%。

 

  • 着力构建提升金融服务能力“两项机制”,提高中央银行资金直达实体的效率

 

一是建立完善线上线下双渠道对接机制。在线上,充分运用人民银行杭州中支的浙江省企业信用信息服务平台,将与经信部门、发展改革部门、商务部门等共同梳理的有融资需求的企业名单通过平台定向、实时推送给金融机构,引导金融机构精准对接;在线下,与省委统战部、省工商联联合开展“百地千名行长助企复工复产专项行动”,提升金融服务质效。2020年1~9月,全省1600多名银行行长深入一线企业走访,对接市场主体4.3万余户,帮助企业解决融资需求4500多亿元。

 

二是建立小微企业“三张清单”金融服务机制。聚焦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融资慢问题,按照“减环节、减时间、减材料”要求,在全国率先推出小微企业金融服务“授权清单”“授信清单”和“尽职免责清单”三张清单机制,加快打通资金到达实体经济“最后一公里”。“三张清单”的明晰公示让小微企业融资整个流程更为透明,便于小微企业客户贷前提交申请资料、贷中明晰审批进程、贷后加强用途管理,实现让小微企业融资速度快一点、材料减一点、环节透明一点。全省各级金融机构均已通过官网、主流媒体、微信公众号、营业大厅展板等各种形式向社会公示“授权清单”和“授信清单”。截至9月末,全省拥有500万元以下小微贷款审批权限的金融机构市级分行占比达到83%,较上年末提高8.7个百分点。全省小微企业信用贷款从申请、调查到授信放款平均需4.8天,较上年缩短0.9天。1~9月,全省金融机构对小微不良贷款尽职免责比例达55.8%,较2018年提高8.6个百分点。

 

  • 加强政策协同联动,增强中央银行资金直达实体的政策效果

 

一是加强财政金融政策协同配合。联合省财政出台促进小微企业融资的专项奖励办法,对运用中央银行支小再贷款的金融机构按不超过金额的0.5%给予贴息奖励,目前已实际落地9100多万元。强化省、市、县三级联动,推动省内各级地方政府通过财政贴息、业务奖励、公款竞争性存放等多种手段,加大对中央银行资金运用的配套支持力度。

 

二是加强政策宣传和推广力度。持续提升中央银行直达实体经济政策的覆盖面和知晓度,营造良好氛围,形成政策传导的社会合力。一方面,加强政策宣传。2020年5月以来,全省各级人民银行、各金融机构持续加大金融政策宣传力度,共在新闻媒体发布稿件2309篇,通过微信公众号发布宣传稿件221篇,召开新闻发布会6次,组织线上线下政银企对接会386场。另一方面,加强典型示范。加大金融简报、工作简报、信息专报的编发力度,及时交流辖内人民银行各分支行、金融机构的典型经验做法,提升工作质效。

 

 

相关政策建议

 

保持政策的连续性和稳定性。密切关注新政策工具逐步退出后贷款增长的可持续性,并统筹考虑前期政策退出与后续政策衔接问题。在阶段性政策退出、资金回笼较为集中的时点,加强政策预调微调,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支持金融机构通过市场化手段多渠道补充资本和资金。同时,对于部分政策落地力度较大的地区,在政策性资金退出时给予差异化考虑。

 

继续着力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渠道。积极营造良好的金融营商环境,引导金融机构向下释放审批权限,提高贷款审批和发放效率,缩短货币政策的传导链条。推动建立贷款限时答复制和续贷提前沟通制,提高中央银行资金使用效率。强化政策宣传,提高政策知晓度,通过多渠道、多平台、多形式开展宣传,做好货币政策工具“直达”的解释和引导,提升知晓度的同时建立对政策的合理认知,畅通政策传导“最后一公里”。

 

强化政策措施协同发力。发挥“几家抬”合力,建立健全部门沟通协作和信息共享机制,加强货币政策、财政政策、产业政策的协调联动。一是加强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的协调配合,在贷款贴息、风险补偿、财政奖励等方面对货币政策直达工具使用给予配套支持,切实调动基层的积极性和主观能动性。二是实现货币政策和产业政策的资源共享,提高信用信息的归集、共享和使用效率,强化协调配合。三是发挥好政府性融资担保机构的作用,改进政府性融资担保机构运行机制,适当提高放大倍数,扩大融资担保规模,提高企业获得中央银行资金的便利度。

责任编辑:孙旭辉

相关新闻

热门专题